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-组织介绍

组织介绍

同妻自述压抑婚姻生活:我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

发布时间:2015/4/16    浏览量:537

  新晚报4月16日讯 目前,国内同妻人数约有1600万,她们的知情权、性权利、配偶权,作为女人应得的一切被男同性恋丈夫无情地剥夺,生理和情感生活得不到满足,内心被长期压抑,却羞于向人倾诉又不敢大声申诉,她们往往怕被嘲讽和歧视,只能在虚拟的网络社区中“同病相怜”、寻求宽慰,同妻的处境十分尴尬。

  如何接受“老公的小三是男人”的现实?同妻群体的真实生活和内心感受又是怎样的?本报记者和哈工大社会学系的研究人员,通过同妻QQ群多方辗转联系到哈市的3位同妻,说服她们勇敢地接受采访。为了表示尊重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

  名词

  “同妻”,是指与男同性恋进入婚姻关系、本身为异性恋的女性,是同性恋人群的衍生群体,也是社会中隐秘的弱势群体。据估计,我国目前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约有2000万,同妻数量在1600万左右。随着社会文化趋向多元化,在传统的家庭伦理束缚下,同妻在婚姻中承受着家庭暴力、少性甚至无性以及患艾滋病风险等巨大压力。

  现同妻

  雨梅四十八岁,高中,家庭主妇,女儿二十一岁

  “认识八天结婚,他全家都知道他是同性恋,就瞒着我一个人。”

  自述

  1992年我们通过朋友介绍认识。我当时觉得他人不错,干干净净的,看起来特别斯文,身上还有很好闻的香水味,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。

  从见面到结婚只有8天的时间。在我们那个年代,“闪婚”是不太被人接受的,当时我父母都不同意,可我非要嫁给他。

  婚后第4天,他开始对我“冷暴力”了,回家很少说话,1年内都没有碰过我的身体,后来婆婆催他赶紧要个孩子,这才勉强与我发生关系。

  对话

  记者:他对你那么差,你没有怀疑过吗?

  雨梅:没有。因为他比我各方面条件优越,他能和我在一起,我也挺惊讶的。所以我一直觉得是我哪里做错了,为什么别人家都过得好好的,而我的婚姻这么失败。

  记者:怎么发现他是同性恋的?

  雨梅:他平时用电脑上网总是背着我,7年前有一次我出门忘带东西回家去取,发现他QQ开着,聊天记录里他说,要不是为了掩饰自己同性恋的身份,他都不会多看我一眼。更恐怖的是,我竟然发现,他全家都知道他是同性恋,就瞒着我一个人。

  那一段时间我都要崩溃了。甚至想过自杀,但一想到孩子,我犹豫了。

  记者:他不爱你,为什么不离婚?

  雨梅:那个时候孩子还小,我不想给女儿一个单亲家庭。

  记者:他一点都不管孩子吗?

  雨梅:不管。对他来说,我只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、照顾家庭的保姆。不,连保姆都不如,他挣的钱有一大半都花在了别的男人身上。

  记者: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?

  雨梅: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,感觉自己没有明天。

  记者:孩子现在也大了,她知道吗?

  雨梅:知道。我们吵架时,不小心说出来的。

  记者:她是什么态度?

  雨梅:她怕我老了会孤独,不赞成我离婚。我痛恨我的丈夫,不是因为他耽误了我,而是因为他毁了我的孩子。

  记者:今后有什么打算?

  雨梅:我现在过的就是离婚的日子,还在乎一个证吗?就这么拖着吧。

  纠结中的同妻

  曼娟三十岁,本科,公司职员,儿子四岁

  “我能理解同性恋者的痛苦,可我的痛苦,谁又能知道?”

  自述

  我的丈夫比我大8岁,工作也比我好很多,经济上我很依赖他。

  婚后第二年的4月1日,他突然告诉我,其实他喜欢的是男人。他说我是个好姑娘,不想害了我,如果我想离婚,他净身出户。当时我还以为那是“愚人节”的玩笑话,可是他说完就“扑通”跪下了,一直哭。

  不过,我们之间还有儿子。他对我说过,为了孩子,只要我不离婚,就算我在外面找男人,他都无所谓。

  对话

  记者:你们恋爱谈了多长时间?

  曼娟:谈了将近两年,没有发现有啥不对劲。

  记者:知道丈夫是同性恋后,你所遇到的问题都有哪些?

  曼娟:每次面对他我都觉得特别扭。更重要的是,他和儿子关系很好,我怕儿子长大以后会被他带入同性恋的圈子,也害怕自己会染上艾滋病。

  记者:既然有这么多顾虑,为什么不离婚?

  曼娟:他是一个脆弱又很内向的人,他每次都说想和我好好过日子。我能体会到他内心的痛苦。其实我还爱他。我也舍不得离开他。

  记者:你有和别人提过这件事吗?

  曼娟:我曾和一个闺蜜说过,可是她不相信我,她觉得是我胡思乱想,无理取闹。后来我就没有再告诉任何人,包括父母家人。

  记者:委屈吗?

  曼娟:特别委屈。说真的,就算老公在外面有“小三”,也比他的心里装的全是男人要好。

  记者:告诉闺蜜,是想让她鼓励你离婚?

  曼娟:确实有这个想法。

  记者:现在你又是怎么想的?

  曼娟:同性恋不是他的错。其实我也是幸运的,至少他对我很好。

  记者:不会觉得难熬吗?

  曼娟:你知道同床异梦是啥感觉吗?他躺在我身边,却感觉不到温度。可是,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离开他,离,或不离,纠结充斥着每一天。

  专家观点

  哈工大社会学教授唐魁玉认为,同性恋进入异性婚姻肯定会降低婚姻的质量。同妻悲剧的产生是多方面的,其根本原因不在同性恋者自身,而是影响同性恋者选择生活的传统道德和异性恋霸权。解决同妻问题仍有赖于社会文化对于同性恋者的理解和接纳。

  专家表示,从法律层面,应该完善《婚姻法》明确配偶权的具体内容,更好地保障包括同妻在内的女性权利。从社会层面,需要成立维护同妻权利的实体机构,鼓励她们互相支持,争取权益,对寻求帮助的同妻和已婚男同性恋者提供帮助,让同妻找到自己的幸福。专家呼吁,已确认同性性取向的未婚男同性恋者应主动拒绝与异性恋女性结婚,提高尊重自身和保障女性权利的意识。

  后记

  每一位同妻,都有属于自己的心酸故事。因为各种原因,她们还在痛苦的婚姻中挣扎。同妻的悲哀不仅仅是同性恋丈夫造成的,也不只是当初“看走了眼”,更重要的是她们在法律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。

  前同妻

  乐彤三十一岁,硕士,大学老师,儿子两岁

  “离婚,是为了不再委屈自己,希望他不要再去伤害无辜的女人。”

  自述

  我硕士毕业后,在父母的催促下不断相亲,认识了他。恋爱的时候,我觉得他一切都正常。一年半之后,我们结婚了。

  新婚第一晚,他竟对我说他阳痿。我当时还很傻的以为他太紧张了所以不行。在我没有怀孕之前,他每周和我有1次性生活,几乎没有前戏直奔主题,可他为了要孩子还是很努力。当我确定怀孕了,他就经常出去玩,夜不归宿。直到儿子出生两年以后,我才发现他是同性恋,于是离婚。

  对话

  记者:怀孕时他表现异常,你还是把孩子生下来?

  乐彤:当时我不能确定他是男同,需要证据。

  记者:那你后来怎么确定的?

  乐彤:我无意中看到他和一个男人的聊天记录,找到了他们开房的宾馆……

  记者:和别人说过他是同性恋吗?

  乐彤:起初羞于启齿,后来我和介绍人还有我的父母说过,介绍人和他认识十几年,都不知道他是男同。

  记者:你父母怎么说?

  乐彤:我父母比较开明,他们没有抱怨,就是让我赶紧离婚。我纠结了好长一段时间,毕竟有孩子。

  记者:如何提出离婚的?

  乐彤:他是公务员,考虑到他的工作和身份,我没有告诉他身边的任何人,我想和平分手。没想到,在我提出离婚的那一刻,他用烟灰缸砸了我的头,当时就流血了。

  记者:孩子呢?

  乐彤:孩子刚2岁,必须跟我,我不能让孩子受他父亲的影响。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他这些事。

  记者:你还会结婚吗?

  乐彤:……(对话框里对方许久没有回复)真的怕了,总怕再找一个还是男同。

  记者:你现在还经常上同妻群吗?

  乐彤:是的。就算离婚了,以前的那些伤痛还在,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走出来的。我现在也经常开导其他同妻,不管离婚与否,都应该得到支持。

  记者:作为同妻,我觉得你很勇敢。

  乐彤:我只是不想再委屈自己了。我想告诉我的前夫,不要再结婚了,不要去伤害其他善良的女人了。作者: 王铁军 李赫 来源: 新晚报

编辑:SN054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收藏本页】【】【打印】【关闭